圆明园已经牺牲了,但意义重大——专家谈圆明园事件的启示

楼主  收藏   举报   帖子创建时间:  2018-04-14 23:59 回复:0 关注量:820
论文摘要:自4月13日以来,社会各界都在焦急地等待国家环保总局公布圆明园整治工程环境影响听证会结果。国家环保总局表示会充分吸纳听证会上的各种意见,等圆明园环境整治工程的环评报告书报上来后,抓紧时间进行审查,并依照法律迅速做出行政处理决定。至今圆明园尚未向国家环保总局递交环评报告......
关 键 词:圆明园 意义 圆明园事件 启示



    自4月13日以来,社会各界都在焦急地等待国家环保总局公布圆明园整治工程环境影响听证会结果。国家环保总局表示会充分吸纳听证会上的各种意见,等圆明园环境整治工程的环评报告书报上来后,抓紧时间进行审查,并依照法律迅速做出行政处理决定。至今圆明园尚未向国家环保总局递交环评报告。

  圆明园事件暴露出我国文物保护什么问题?砍伐灌木应由谁来承担责任?扼杀自然和野性,崇尚人工的城市景观的本质是什么?圆明园事件带给我们哪些层面的启示?记者就此采访了生态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李文华,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院长俞孔坚教授,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研究院副院长李迪华教授,生态学家徐凤翔,兰州大学教授张正春,中国生态学会理事长、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如松,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政策研究所执行所长李楯教授,欧盟环境专家汤姆·沃尔斯特等多位专家。

  文物部门为什么还在沉默?

  在圆明园事件中,与国家环保总局积极作为不同的是,文物部门似乎一直保持沉默。采访时,许多关心圆明园的专家都不约而同地谈到了这个现象。

  假如检索一下自3月28日媒体开始揭露圆明园事件以来的新闻,国家文物局只表态未批准圆明园管理处的“圆明园东部湖底防渗工程项目”及与项目同时进行的河道、湖底挖深、驳岸改建、游船码头修建等工程,除此之外没有太多作为。据《京华时报》报道,北京市文物局认为环境问题不属于其管辖范围。4月1日,北京市文物局副局长孔繁峙表示,圆明园湖底铺膜属园林日常维护,不是文物建设项目,可以不审批,“对于遗址概念的界定一定要清晰,铺膜并未对遗址本身造成破坏”。

  众所周知,圆明园是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根据《文物保护法》,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不得进行其他建设工程或者挖掘等作业;对文物保护单位进行修缮,应当根据文物保护单位的级别报相应的文物行政部门批准。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社会政策研究所执行所长李楯教授指出,《文物保护法》、《环境保护法》、《环境影响评价法》都是远远高于规划的高阶位法律。1981年《文物保护法》正式颁布,2002年修订后再次颁布。《文物保护法》对圆明园这样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保护措施有着特别具体的要求。但这些基本法律标准,在圆明园、在长城、在敦煌、在大足石刻这些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到底落实得怎么样呢?

  北京大学教授俞孔坚指出,这暴露了我们在理解文物和遗产概念上的缺陷。兰州大学教授张正春则认为国家文物局沉默的背后原因值得深思。

  文物法应改为遗产法

  “我认为文物的概念应该扩大到遗产概念,国内往往认为文物仅指物体本身,而不包括文物与周围环境的整体关系,其实后者同样重要。一座古墓,假如里面的文物被盗了,就没有一点价值了吗?不,还是应该保护起来,古墓里面的文物只是遗产的一部分,而它周围的环境也是遗产的一部分。遗产实际上是一个系统,而绝不仅仅是一个孤立的物体。我们对遗产的认识和重视程度都还有待加深和提高。”俞孔坚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狭隘的文物定义和落后的文物保护现状之间的紧密联系。

  “文物”的概念应该放在具有更广泛意义的“遗产”概念上来认识,如此,圆明园这样的遗址公园、长城这样的风景名胜区才能得到更好的保护。“但是现在,风景名胜的概念在很大程度上局限于审美和旅游意义上,而遗产还有生物多样性和生命系统演化的价值、反映地球演变的价值、反映历史文化和历史事件的价值、反映民族变迁的价值、反映文化交流与融合的价值等,都是自然和文化遗产构成的重要部分。”俞孔坚说。

  “与此相应的,教育也存在问题!我们国家根本没有相应的学科和专业来研究遗产问题。文物是死的,而遗产可以是活的。廓清了遗产的概念,就知道以后怎样更好地保护圆明园之类的自然和文化遗产了。土地是美的源泉,劳动创造美,圆明园中原来的稻田和荷塘比现在的草坪美得多;应该用农田和生产性湿地代替现在正在恢复的湖面水域,在原水面部分通过生态农业过程来维护圆明园的水系格局,在原山上让自然演替形成北京乡土生物群落。让生态农业、自然演替和历史遗址一起,使圆明园成为活的遗产。”按照俞孔坚博士推崇的遗产整体概念,文物以后决不应该孤零零地陈列在冷冰冰的柜台里,而是与整个环境融为一体,让“文物”更有生命力。

  “申报世界遗产之后,诸多部门都来瓜分利益,而不是承担责任,这非常可怕!”中国工程院院士李文华说。

  砍伐树木违法,谁来承担责任?

  张正春告诉记者,他在圆明园多次调查发现,福海西侧等地大面积的灌木和树木遭到砍伐,不少高大的树木被系上绿色塑料绳待伐或者准备移走,“对于砍伐灌木乔木,圆明园管理处一位书记的回答是要清理垃圾,说是整治工程的一部分。那些被砍的灌木都生长在垃圾上,要清理垃圾就要砍掉灌木。”

  圆明园一位退休老工人曾冒着风险告诉北京大学教授李迪华,1950年圆明园栽种了70万棵树,现在大概就只剩下10万棵了,从2003年以来一直在砍,那么多树究竟上哪去了?老工人说想起这些就心痛。俞孔坚指出,目前灌木被伐、地貌被破坏的现状,对于一个遗址公园来说无疑是具有毁灭性的,比防渗工程更具破坏性。

  圆明园管理处在遗址范围内大面积砍伐清除原有灌木、乔木和草,按规定,对无证移伐树木者,除责令补栽3至5倍树木外,还要视树木的损坏程度对相关责任人进行经济处罚。砍伐树木轻者是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严重的毁林现象就会受到法律的严惩。张正春气愤地指出,圆明园管理处仅砍伐这一条就违反了相关法律,足以定罪,但是目前却无人过问,政府职能部门严重缺席。

  多头管理导致无人管理

  经济学中“公共悲剧”原理告诉人们,越是公共所有的,越没有人对它有责任感。

  当我们梳理一下圆明园的主管部门时,发现它已经陷入了一个“公共悲剧”,涉及到我国园林、遗产管理体制混乱的问题。

  圆明园遗址公园入口处竖立着“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标志,落款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

  在行政归属上,圆明园是海淀区政府的直属单位。

  从公园属性来讲,园林部门对圆明园有行业管理关系。

  从遗址属性来讲,文物部门也对圆明园有行业管理关系。

  圆明园的湖底防渗工程涉及生态环境影响,又属环保、林业部门的职权范围。

  据悉,北京市有11个公园归市园林局直属,包括颐和园、玉渊潭等,其他公园则属各区管理。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区别,知情人士表示可能和历史有关。

  中国社会科学院环境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徐嵩龄介绍说,我国文化遗产基本属国家文物局管理,自然遗产分别由国家环保总局、林业局、中国科学院等管理,被冠以“风景名胜区”与“历史名城”的遗产则由建设部管理。而发达国家,遗产基本是由单一部门管理。意大利原来由教育部管理,1975年后由新成立的文化与环境资产部管理;西班牙由文化部管理,其下设立“历史遗产委员会”,全面监察、咨询、规划遗产管理工作;加拿大最早由国务部管理,1980年归传播部管理,1993年传播部改为遗产部;澳大利亚由环境与遗产部管理;英国则由内阁大臣级的国家遗产局负责管理。

  产权不明晰和管理体制没有理顺是园林管理的两个关键问题。多头管理可能导致管理部门的职权不明、分工不清,在具体工作中可能造成谁都不管的局面。此次圆明园事件就充分暴露出这样的问题。

  俞孔坚认为要改变这种“公地悲剧”,首先,必须由国务院成立专门机构来统筹自然和文化遗产,理顺管理关系,统一监督、管理和使用遗产,并对纳税人负责。第二,把决策权与管理权分离。在保护和管理方面,独立专家应该具有参与甚至主导决策的权力,管理机构只是执行专家主导的管理委员会的决定。当然,对专家也要问责。这就意味着专家委员会必须是固定的,必须设立首席专家,有人专门承担责任。专家应该是独立的,不能归属于任何一个利益团体。再就是理顺监督机制。监督机制包括听证会、媒体报道、专家意见、公众意见等,但决策权还是要交给专家委员会,因为这涉及到专业的问题。

  圆明园事件使环境保护运动和生态学研究高涨

  “圆明园差不多可以说是已经牺牲了,但还是意义重大!它在强化民众的环境危机意识和遗产意识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俞孔坚解释了圆明园牺牲的另一重意义。
  
   上世纪60年代初,美国作家雷切尔·卡森出版了《寂静的春天》一书,告诉民众美国的环境已破坏到非常严重的地步,连国鸟白头鹰都快死光了。听不到鸟声了,‘春天是寂静的’。《寂静的春天》这本划时代的环保著作,以国鸟的悲剧唤醒了民众,这才有了起源于美国、持续至今、遍及全球的环境保护运动。

  “白头鹰是美国的国鸟,圆明园是中国的国宝。如果连圆明园的遗址都破坏了,我们的环境破坏是何等严重。我希望圆明园的牺牲意义,能像当年美国国鸟的悲剧那样,把环保危机意识推向高潮。”俞孔坚的语气里既充满了忧虑,同时又充满了希望。

  “圆明园防渗隔离的不是水,而是生态活力!圆明园最缺的不是水,而是有生态知识、生态意识和生态技术的人!物理上隔离水与土地的防渗膜容易处理,而思想上隔离人与自然联系的愚人膜却难以去除!中国生态学研究面临政府重视、专家反思、民众参与和媒体引导的大好形势,我们中国生态学会正积极开展生态论坛与讲座、生态不合理的建设案例集锦、生态咨询、生态监督和科普出版物等多种形式,谋划怎么更好地进行生态学知识的普及。”中国生态学会理事长、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王如松指出,圆明园事件表明生态保护现状春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