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地城市“立体弹性海绵”规划建设的思考

 
 习总书记在 2013 年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中明确指出,建设能够自然存蓄、净化的“海绵城市”。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进海绵城市建设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5〕75号)》,提出综合采取“渗、滞、蓄、净、用、排”等措施,最大限度地减少城市开发建设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作为西南地区典型的山地城市,重庆市地理地形、空间布局、降雨产流、环境灾害具有如下特征:空间富于变化但用地破碎;降雨相对丰富但分布不均;地形复杂起伏且持水力差;径流迅疾量大且冲刷严重;洪涝灾害严重且风险难控;生态丰富多样但相对脆弱。必须针对重庆市山地特色,因地制宜地构建“外涵、内敛、循环”的山地“立体弹性海绵”。

 

△外涵,即城市外围区域加强“大海绵”水源涵养与调蓄。山地城市通常坐落在山体之间,外围和上游山体谷地作为城市“大海绵”系统,是山地城市重要的生态支撑和空间载体。应严格保护上游山体,加强上游水利设施建设,增强“大海绵”水源涵养、调蓄能力,着重实现“峰涵谷蓄保水源”:一是充分发挥上游山体优良的水源涵养功能,维护区域水环境;二是充分利用上游谷地广阔的调蓄空间,为下游城市提供水量充足、水质优良的饮用水源;三是有效缓解下游城市洪涝灾害,保障城市水安全。

 

△内敛,即在海绵城市建设的主战场——城市内部“海绵”,强调源头立体建设、中途顺势布局、末端弹性控制,实现雨水的自然渗滞、蓄敛、净化与利用。

 

首先,构建雨水源头控制和净化的立体海绵。结合山地城市自然地形,加强雨水就地滞渗,构建“源头净化立体绵”:一是加强绿色屋顶、绿色墙体建设,强调透水铺装,提升山地城市源头渗透、立体净化能力;二是结合天然地形、排水条件、生态需求,合理布局下沉式绿地、生态树池、植草沟、雨水花园等源头立体海绵设施;三是加强对硬化地面和道路系统的径流和污染控制,强化大型立交、坡度较大区域的立体阶梯式海绵设施建设,增加立体径流流程、蓄水容积和净化功能。

 

其次,充分利用高低起伏的地形地势,强调径流过程中立体海绵滞渗与净用功能:一是“坡滞洼存防水患”,保护和利用好“五坡四洼”的立体海绵。“五坡”,即绿地斜坡、水体岸坡、道路纵坡、提坎边坡、建筑护坡;“四洼”,即自然绿地低洼、湖库低洼、坑塘低洼、冲沟低洼。加强“五坡”保护和绿化,结合地形,综合利用绿地、河岸、道路、陡坎、建筑物的坡面、立面,增加绿量,增强坡地立体滞水、保水能力;在城市“四洼”处布局蓄、滞、渗、净等海绵调蓄设施,提升城市滞洪、防涝、自净能力。二是山地城市的用水和排水应遵循“高低就势、顺其自然”,即强调结合地形,让自然做功,实现高水高蓄、高用、高排,低水低存、低用、低排,力求经济合理、生态安全。

 

最后,强调山地城市末端行泄通道的弹性预留和利用,实现“末端弹性留空间”。作为末端海绵设施和行泄通道,山地城市的溪河、湖库、渠塘等水体水位往往消涨起落、变化多端,应合理预留和复合使用末端海绵设施的弹性空间:一是在暴雨期间,充分利用预留的弹性空间,增强城市雨水调蓄、行泄能力;二是在旱季,增强末端行泄通道消落、开敞空间的复合使用功能,提升人民生活品质和人居环境质量。

 

△循环,即实现水系层级连通与循环。结合山地水体分布、落差,构建网络丰富、循环流畅的“三层三级”立体弹性海绵水系,实现山地水系的“层级网连水循环”。“三层”水文维护,即遵循山地水文特性,注重地上保水、地表透水、地下渗水。“三级”水系保护,即构建水源涵养、生态净化、径流通畅的“三级”水域海绵空间:一级水系作为山地水系之源,起到水源涵养、固定水土的关键功能,由于河谷深切、河床狭窄、落差大、水流急湍、流速大,下切侵蚀力强,必须对一级水系及其周边自然植被进行严格保护,可在源头适当的地方修建池塘水库,通过调蓄源头水量,作为防范山洪、控制径流的第一道屏障,同时在枯水季节调蓄水系水流和水量;穿越城市的二、三级水系主要采取疏导、连通、活水、净化的方式进行水系生态修复和维护,在城市内河布置生态景观坝等调蓄设施;在入河口布河岸湿地、植被缓冲带净化雨水;联通河流、湖库、湿地、绿化带、道路生物滞留带及海绵设施,形成连续的、交织的立体生态水空间。对于四级或以上等级水系或水体,预留泄洪排涝通道,保证城市水安全。

 

未来海绵城市规划建设中,重庆市需要充分利用好山地特色,努力趋利避害,构建“外涵内敛顺自然,层级网连水循环;峰涵谷蓄保水安,坡滞洼存防水患;源头净化立体绵,末端弹性留空间”的山地“立体弹性海绵”,修复水生态、维护水环境、保障水安全、涵养水资源。

参考文献

[1] 柳中明.气候适应城市[J]. http://www.taiwanngo.tw/files/15-1000-21622,c104-1.php?Lang=zh-tw.2010.

[2] 莫琳,俞孔坚.构建城市绿色海绵——生态雨洪调蓄系统规划研究[J].Urban Studies. 2012:4-8.

[3] 孙曙峦.“海绵城市”值得期待[J].中国环境报.2013 .11(2).

[4] 董淑秋,韩志刚.基于“生态海绵城市”构建的雨水利用规划研究[J].城市发展研究.2011(11):37-40.

[5] 胡玉萍.让城市像海绵一样呼吸[J].广东建设报.2014 (4).

[6] 龚捷.做活雨水利用大文章——江苏南京市建造“海绵城市”[J].中国水利报.2014(4)

[7] 王波,崔玲.从“资源视角”论城市雨水利用[J].城市问题,2003 ,10(3):50-53.

[8] 李俊奇,车武.德国城市内水利用技术考察分析[J].城市环境与城市生态,2002,32(2):47-49.

[9] 住建部城建司.2014年工作要点[R].2014.

[10] 住建部城建司. 《海绵城市建设技术指南——低影响开发雨水系统构建(试行)》[R].2014.

[11]赵万民.论山地城乡规划研究的科学内涵[J].西部人居环境学刊.2014(4):5-8.

[12]YanYun NIAN; Xin LI; Jian ZHOU; XiaoLi HU. Impact of land use change on water resourceallocation in the middle reaches of the HeiheRiver Basin in northwesternChina[J].Journal of Arid Land.2014(3)26-30.

[13]关群; 刘彤凯. 探索山地城市的城市规划方法[J]. 建筑设计管理.2011(5):36-40.

[14]钟华山. 关于山地城市规划设计的探讨[J].现代装饰.2011(1):42-46.

[15]苏经宇; 刘朝峰.山地城市灾害风险与规划控制[J].城市规划.2014(2):28-31.

[16]赵万民. 中国西南山地城市规划适应性理论研究的一些思考[J].南方建筑.2008(4):15-19


 

山地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