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空间在城市中的价值嬗变 | 城市开发


标志性商业中心,无论是商业综合体还是街区型商业,在今天的城市中承担了远比以往更加多样的职责。它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百货、购物、满足生活物品购买的场地,而变成了会客厅、办公室、洽谈室的延伸,更成为课堂、体育场,甚至是原本那片用于发呆的旷野的替代品。当商业不再仅仅是商业本身的价值的时候,它对城市发展而言是否超越了土地与税收的范畴?而城市以及城市的人们又是否应该摒弃审视商业时的他者视角?无论结论如何,商业的转型发展已经先行一步。


商业与艺术化

 

从新天地到五角场大学路,从K11到大悦城二期,如今商业空间的艺术化、主题化趋势愈发明显,在海量的解读K11艺术植入方式文章之外,是各种前往上海取经的商业地产考察团。好像现如今不在商场内做一点艺术装置,就不能称之为合格的商业空间一样。在这一判定的另一面是,有了艺术装置、差异化的空间设计,就才能成功,也就会成功。然而事实并非如此。K11的成功是因为其独一无二的区位,这是前提亦是根本,在此基础上的艺术化提升才是有意义的。大学路的成功也并非一蹴而就,实际上在5年前大学路还是一片萧条。其成功的主题切入仰仗于周边多所大学的人群基础,以及长时间的精细化运营。寄希望于通过一点艺术化改造就让自己的地产项目人气陡涨的人,应该马上放弃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

 

另外商业空间的艺术化具有“教化”市民的作用,这也是大多数针对K11案例分析时强调的出发点。但他们未曾注意到,这种教化与认知之间的顺利过渡,是基于上海市民的整体文化水平和诉求。如若将这种方式移植到三四线城市,其预期效果令人生疑。

 

因此,商业综合体的主题化不应该是“拿来主义”,这样只会让这种植入更加生硬甚至令人生厌。另外,无论从节约成本抑或有效吸引客群的角度而言,都需要切身参与到所利用的艺术资源中,并将其开发利用到最大化。例如,除引进国际艺术大师的展览外,K11投入资源乃至资金为本土年轻艺术家提供发展的平台和机遇,免费提供工作给年轻有潜力的艺术家,定期为他们举办艺术展览。K11基金会在提供资金支持的同时,也持续推动K11艺术空间工作坊、K11艺术村,鼓励客群参与,增加本土艺术家及艺术项目曝光率的同时,也增加了商业体验性。


并不是所有商业都应主题化

 

商业空间的主题化、艺术化对商业本身的体验性提升有着必然的益处,但这并不代表商业地产的主题化改造就具有普适意义。首先是商业的区域能级和类型不同。社区级或区域级的商业,最关心的或许不是创新出奇,而是经营产品的丰富程度和店面的可选择程度。如上海的虹口龙之梦、五角场地区。尽管五角场已成为上海四大副中心之一,但实际上属于区级商业中心,主要吸引的是就近居住工作的人群。前往这些商业中心消费的人群往往是因为基本的购物、餐饮需求,需要的是有充足的选择。至于艺术与主题,若有则是锦上添花,若无则仍然不会阻碍他们消费的步伐。当然,如果非要将“家庭”也称之为一种主题,则另当别论。

 

至于全城级的商业则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吸引全市的客群到来,以及如何留住人并产生消费的问题。如iapm、K11。此时,商业空间的艺术化与主题化才显得更有意义。此外商业中心还应该分为城市型的购物中心还是旅游型的购物中心。两者并不以进入的人群类型划分,而应该是以进入的目的划分。如迪拜购物中心中庭的巨大水族箱极具体验感,但是这种水族箱不会是吸引在地客群每日前往消费的核心动因,因为即便室内水族箱极具冲击力,但其本身的变化性非常有限,正所谓“久而不闻其香”。因此这种冲击力大但变化性小的主题空间,适于吸引游览型的顾客。而城市型的购物中心也需要具有刺激性的体验空间,但他们往往也是最不“专一”的,同时要求这些空间具有多种变化的可能,而不是始终如一。这就是K11美术馆的价值所在。

 商业行为渗透到各种城市空间,商业本身也面临转型。图为纽瓦克机场候机厅。(摄影/沈毅)

 

从商业空间到城市交往空间

 

无论主题化、艺术化、场景化,本质上都是围绕着商业的转型或升级,那么商业的发展是否止于此?

 

所谓的新型商业综合体强调的是体验中购物,最终的落脚点依然是购物,由这一逻辑出发,最终的商业地产产品也是购物占主导。即便空间上有所收缩,但也是销售型业态在销售额、销售收入上占主导的前提下,增加娱乐、休闲、艺术的功能而已。而当前我们可能面临的时代是,商场内的在场消费额的地位更加核心,并逐渐成为商业综合体盈利的主要业态类型。商业中心或综合体在中国的城市中,区别于欧美的商业中心,应该也即将承载更多的责任,如全民健身的责任、艺术普及的责任、文化熏陶的责任。对应的业态类型当然包括更大的健身房,更好的艺术馆,但同时还会包含情景化的艺术课堂、学习中心、游戏竞技场,还有未被遗忘的用于发呆的露天平台。由此判断,上海的大悦城二期更具有超前意义。因此,除了艺术主题的商场,也应该有体育主题的商场、书籍文化主题的商场。艺术不应该是一种终点和手段,而应该是探索方向。

 

至于商业一向关注的庞大、复杂的客群,我们无法穷尽。然而可以确定的是,现代的人群在某种程度上比以往更孤独,也更害怕孤单,尤其是过惯了“群居”生活的中国人,“热闹、繁华”对于一个中国人,尤其是二三线城市的中国人而言,具有等价于“现代、发达、潮流”的涵义。这也使得商业中心成为我们约会见面的地方、成为我们碰头洽谈商务的场所,也正是商业中心替代了旷野而成为我们消遣身心去处的原因。

 纽约时代广场除繁华的商业外,其重要角色之一便是城市的公共交流空间。(摄影/沈毅)

 

商业空间超越消费的窠臼,兼具了家庭聚会、情人消遣、商务会面以及心灵归属的价值。这是我们未曾重视的,却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商业空间转变。 

关键词:

城市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