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城市的曙光

       像斯克内克塔迪(Schenectady)这样的城市,成为未来的智慧城市也许只在眨眼之间。

  纽约州的斯克内克塔迪,是一个仅拥有66,000人口的小城市,距离奥尔巴尼(Albany)20英里以外。在这里,市政府官员进入会议室后只需说一句:“Alexa,开灯”(亚马逊的语音服务),头顶的灯泡将随之点亮。一楼的LED灯在无线集线器的控制下可以根据穿过窗户的光线调整照明强度,在太阳出来后或夜里没人时,这些灯都不会以最大的亮度照明。

  斯克内克塔迪制定了一项长期计划,欲将整个城市变成一座完善的智慧城市。为此,斯克内克塔迪开展了一系列项目,让Wise Labs的工程师与科学家采取智能家庭平台Wink的能力,该项目只是智慧城市计划的部分内容,其目的不仅在于节约能源。据斯克内克塔迪市长Gary McCarthy表示:“我们将逐步采取措施,在市政厅乃至整个城市运用智能技术,而Wink这个项目是计划的第一步。”目前,思科(Cisco)正将低效的路灯更换为装有Wi-Fi节点的LED灯,为居民提供市政互联网服务。Wink也在设法建立新的连接,很多小企业主将安装运动传感器、烟雾、一氧化碳报警器,城市资助可反馈信息至市内的摄像头。设想一下,如果政府当局可以标记入室盗窃的监控录像,或在火灾失控之前检测到火灾并加以遏制,那么我们将生活在一个更加安全的社会。更有效的连接正在为城市注入新的“智慧”,而这是史无前例的。

  这种演变也在全球很多地方出现。芝加哥正在开发一个预测分析的SmartData平台,利用数百万城市中每天产生的建筑、基础设施、道路使用、交通、公共安全等相关数据来分析城市的发展趋势和模式;西班牙第二大城市巴塞罗那在合适的平台上安装了Sentilo传感器层,试验智能用水管理、照明管理和能源管理项目;阿姆斯特丹与飞利浦合作启动了联网照明试点项目,研究如何为城市提供按需服务。很据Gartner预测,到2020年将有97亿互联设备接入智慧城市电网,远超2015年的11亿。此外,据派克研究公司(Pike Research)估计,至2020年,全球智慧城市的技术投资将高达1080亿美元。

  这些平台中的某些部分必将崭露头角,成为标准。比如Wink可快速启动,获取35万名消费者和数百万设备中的信息和数据,并运用到斯克内克塔迪等试点城市。政府员工能够以全新的数字方式连接设备,在节省资金的同时,控制监控环境,为居民带来更轻松、更简单的城市生活。对许多人而言,Wink是一个不断扩大日常生态系统的物联网门户,它包含了各式各样的互联网电子产品。Bloomberg曾分析IDC的研究数据,分析显示,到2018年该行业的产值预计将达到4.59万亿美元。2014年秋,斯克内克塔市长McCarthy在接受《每日公报》采访时表示:“当我们与Wink等合作伙伴测试整个城市的连接时,就像从台式机时代进入了笔记本电脑时代,这种合作不仅为我们带来了诸多便利,更赋予我们测试和演示的能力。”

  通过Wink这个项目,用户可以在自己的Android或iOS设备上控制数百个来自GE、Honeywell、飞利浦等公司的智能产品。Wink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Nathan Smith表示:“Apple HomeKit、Samsung SmartThings和AT&T Digital Life等智能家庭项目均可满足用户连接设备的需求,但只有Wink能将各大品牌的设备进行深度整合,这是其他项目无法实现的。这对日常生活有什么影响?设想一下,加入你开着特斯拉车,行驶在回家路上时,便可以在车载屏上调出Wink,激活车库门遥控开关;靠近家门时,车库与家门上的Schlage锁将逐一解锁;灯光亮起,温控器将为你设置最佳温度。”也有一位评论者进一步畅享了不需手机作为桥梁的智能家庭技术的未来:“这种差别虽然十分微妙,但它不受限制且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上述项目中,有大部分仅提供单独的一个自动调温器、一个锁或一个灯泡,如果你不喜欢,大可放弃。我们正在尝试创建一个独立于制造商的平台。”Smith认为Wink旨在将所有最佳品牌整合到一个系统中,如智能家居空间创新的典型代表Nest,尽管Nest有自己的连接项目Works With Nest,但它的目标并不是成为一个终极连接平台,所以Nest也在Wink上运行。Smith解释说:“Nest视Wink为盟友,因为Wink为Nest等制造商提供了一个他们无法自己构建的连接平台,在这个连接平台上,他们各自依然可以创建出独特、出色的解决方案。”

起初,Wink只是一项由Quirky内部员工驱动的小型项目,Quirky是一家采用众包开发新产品初创企业,但现已破产。Quirky于2009年首次推出时,主要面向注射成型线管理工具类型的简单设备,次年,业余发明者提出了针对高压设计的方案,其中于2011年提出的Pivot Power铰接式电源板是当时最流行的方案之一,这种电源板采用可弯曲的外形,可让充电器完美贴合每个插座,不妨碍其他插座使用。很快,针对互联小工具的各种方案接踵而至。与此同时,包括Smith在内的一些员工和工程部负责人也开始试验,用Arduino和XBee等新式原型工具创建一次性的智能设备。比如有一个智能设备可以从网页浏览器打开办公室的门,还有一个智能设备可以从智能手机上控制圣诞灯饰的颜色。

  这群业余发明者向GE展示了创新成果,GE有意为Quirky社区引入一些专利组合。两家公司决定针对5个互联产品开展合作,如智能储蓄罐、由智能手机控制的电源板和鸡蛋托盘。鸡蛋托盘可跟踪剩余鸡蛋数量,监测鸡蛋的保质保鲜期)。Smith承认鸡蛋托盘听起来确实有点愚蠢,但当时的想法是将它作为标准功能集成到GE冰箱中。

  在这些合作项目中,Aros可编程空调是公认的最佳产品,它可以根据用户的预设调整温度。Smith表示:“Aros的基本硬件基于GE已有的空调型号建模。Quirky和Wink负责其余部件的设计和制造,包括运行LCD和控件的电路板和Wi-Fi芯片,及控制所有GE–Quirky设备的Wink应用。那是一段十分难忘的时期,我们设计产品本身,设计运行产品的应用,同时也将笔记本电脑从香港推向中国大陆以便为互联产品建立试验站。此前,许多工厂从未生产过这样的产品。”

  2014年,Quirky与零售品牌巨头Home Depot建立合作,至此Wink才从一个单一的应用逐步发展为一家公司。Home Depot一直致力于简化客户的互联产品生态系统,在Wink的帮助下,Home Depot提供所需软件。在伟创力的帮助下,Home Depot制造出了允许智能手机与任何频率的设备进行通信的集线器。至此,集线器成为Wink的第一个品牌产品。

  伟创力消费者技术部创新互联新兴技术高级副总裁Sumir Kapur表示:“Wink很独特,虽然它当时处于初创企业的早期发展阶段,但他们致力于发展开放的系统。Wink与众多品牌产品的兼容性是它最强的吸引力,它也借此吸引到了Home Depot和伟创力这样实力强劲的大集团。这体现了Wink与顶级企业合作的核心理念。当Quirky于2015年9月申请破产时,伟创力为Wink出价1500万美元,让它搬入了位于纽约切尔西附近的Quirky前总部办公室,占地60000平方英尺。”

  未来,即使人们不将其作为一个智能家庭解决方案,Wink也将继续专注于帮助人们实现家庭的自动化。Smith表示:“我们的目的不在于家庭自动化,人们不会轻易接受互联家庭的理念,所以我们关心的是如何才能让普通市民更轻松地使用日益普及的新型技术。”

  通过位于斯克内克塔迪的呼叫中心,Wink将一如既往提供优质的客户服务。Wink的业务广泛覆盖了该城市,因此参与了城市层面扩展的智慧城市工作与合作。Wink预测:对于每一个市民来说,即便他没有生活在一个智能家庭,也会在智能办公室内工作,或者最起码走在一条装有智能路灯的路上。斯克内克塔迪正处于智慧城市建设的初级阶段,因此Wink的现场呼叫中心更应加快发展速度。McCarthy市长表示:“这些产品可以通过部署和测试而获得最接近实时情况的反馈,从而了解人们对这些产品的满意度和改进意见。”而Smith也对此信心满满:“我们希望能够对城市中的系统进行语音操控,就像操控恒温器或车库开门器一样。任何既定领域只有几个主要提供商,一旦建立了联系,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些联系,在任何一座城市中复刻使用。”

 
关键词:

曙光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