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城镇化之路该怎么走?

10月16日,雾霾继续笼罩京城。雾霾虽让我们看不清近在咫尺的摩天大楼,却让“城市病”的症状更加清晰地浮现出来。

我国目前正处在城镇化加速推进过程中,城镇化面临许多挑战。新型城镇化之路究竟应如何走,才能实现两院院士吴良镛理想中的“诗意性地栖居在山水之间”?
 

贯穿生态保护理念

我们处于快速城镇化的时代。据统计,1978年,我国城镇人口不到2亿;到2015年,城市人口达7.7亿。新增城市人口超过5亿,其规模超过美国和日本2015年的人口总和。近30年,仅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城市建设用地增加近2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半个荷兰或丹麦的国土面积。

“城市化与城市发展成为当前对生态环境影响最剧烈的人类活动类型。”在10月15日举行的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6年会上,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副主任欧阳志云指出,目前全球性的生态环境问题直接或间接与城市化相关,比如全球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丧失、酸雨、环境污染、水资源短缺等。

对此,原建设部部长汪光焘认为,应当将资源和生态环境相协调放在城市发展的突出位置。

“生态文明建设需落实到城乡规划工作,将生态保护的理论贯穿在城市规划建设的全过程。”汪光焘建议,系统分析城市存在的问题,提出对策,同时丰富城市规划的城市生态保护和修复内容。

未来20年,我国将在已有的7亿城市人口的基础上,再新增3亿城市人口。

对此,欧阳志云认为,首先要摸清城市的生态环境承载力有多大。“生态承载力随着技术水平的发展是不断变化的,城市建设、城市发展规模如何与城市生态承载力相适应是很重要的问题,否则很容易以牺牲人居环境来换取城市发展。”
 

传承优秀历史文化

在中国社科院文化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赵培杰看来,城市生态保护既包括自然生态保护,也包括文化生态保护。

“文化生态保护是自然生态保护的前提和条件,如果没有健康的文化生态,没有良好的文化氛围,没有深厚的文化积淀,自然生态保护是难以实现的,也是难以持续的。”赵培杰说。

有外国专家曾经发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在一个拥有悠久文化传统的国家,人们会花好几亿搞出山寨版的“凡尔赛宫”、“意大利小楼”和“丹麦小镇”?

“在城市建设过程中,现在以文化的名义制造着‘丑’的很多。”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认为,公共空间是乡村和城市建设的审美课堂,必须有高层次的专业团队来引领,要打造出大师级的典范。

“新型城镇化推进过程应以‘美’作为归结。只有由‘美’在前面引领,文化才能持续,文化才能长久。”余秋雨说。

赵培杰表示,对任何国家和民族来说,只有在与历史文化的对话中,在对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弘扬中才能找到自己今天的位置,才能明确自己未来的方向。

自身发展与文化传承之间的矛盾,似乎已经成为当前城镇化进程中的一个普遍性问题。

怎么解决?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原院长李晓江认为,完整的社会治理体系,尤其是基层的治理体系,是文化传承最根本的内在机制和动力,一旦缺失将只能是表象化的传承或简单的拷贝。
 

治理乡村人居环境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而美丽乡村的建设将直接影响新型城镇化的质量与效果。

“人居环境关乎每个人的权利,创建美好的乡村人居环境也是乡村治理的重要目标之一。”吴良镛指出,乡村人居环境治理本身也是乡村治理的重要手段之一,在未来中国城乡社会发展进程中将发挥重要的作用。

回顾历史,在中国古代数千年的农业文明的发展历程中,经过世代的营造、积淀,逐渐形成了城市、乡村和谐共生的区域空间整体,构成了今天城乡发展的基础,其历史经验也是值得今人挖掘的宝藏。

“乡村人居环境治理最根本的出发点在于从生活出发,原有的农耕生活结合当地的自然山水,形成具有朴素生态文明智慧和民族地域特色的村落与民居。”吴良镛说,“目标是使原来富于特色、但今天面临严峻挑战的乡村逐步恢复活力、焕发生机。”

我国乡村面临人口密度高、环境问题严重、资源能源紧张等问题。因此,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吴唯佳认为,改善村落人居环境是个长期工作。

“城镇化快速发展阶段,乡村处于巨大变革之中,但仍需看到与城镇化稳定后70%市民相对应的30%‘新农民’。不能简单抄袭城市模式,需要探索乡村治理的合理体系、路径与方法。”吴唯佳表示,一定要坚持合理开发、适度建设的原则,构建结合地域特点、适合农村生存与发展的人居环境。

 

之路相关信息